xiaohui1953

橘子往事

今年的橘子非常好吃,四五斤吃完竟然没有一只是酸口儿。雾霾天哪儿也去不了,只能和朋友聊天闲扯,谈到了橘子,更多的是往事。

 

五十年前院里有一个军人服务社,吃的水果季节性很强大多来自那里,橘子那时候也只有很短的时间能吃到,记忆里很甜。

一位家住工人区的女同学住院了,得的是肾病到了晚期。听同学说,她希望尝一尝橘子因为口太苦了,但是她到死也没吃上,她的家人给她拿的是萝卜,好像是心里美。为此心里很不好受,回来跟妈妈学,妈妈说如果早知道,一定会去369医院给她、、、、、


 

 

六十年代末在四川乐山当兵时,街道边上全是橘子树,大小和今天的砂糖橘子一样,但是我一只也没吃过,军队纪律不允许。

 

69年10月进西藏前,我特意到“黑市”去买橘子,可惜只有一种大甜橙,我买了一条街才二十多只。进藏路上由于那时条件艰苦,基本没有什么含维生素食品,就靠那些甜橙走了十多天危险的川藏公路。到林芝后,我将剩余的两只送给了和我们换防的女兵们,她们非常珍视这个远来的礼物。


 

  

七十年代在现在单位,组里一位同事的四岁女孩儿因为滥用绿霉素生命垂危,医生希望家长能给孩子食用鲜橘子榨汁【那时候孩子吃的都是一种灌装的高糖橘汁】,可是她的家长很令人费解,只买了两只。我和组里的李师傅听说后买了五斤橘子给送去了,那时候和收入相比,我们宾馆里买橘子价格可不菲啊!可惜,那个同事的女儿救活了,但她连提都不提那些我们用了小半个月工资买的橘子,真怀疑她家给没给那个病重的孩子吃、、、、、、

今天物资供应丰富,吃个橘子算什么。

 

小小的橘子在我心里一直就有着沉沉的分量,这里有甜蜜,也有苦涩 ,更有人情味儿!

来源:xiaohui1953

评论

热度(3)